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inster Forst

Do you believe in destiny?

 
 
 

日志

 
 

只求选择的自由——读《弟子规》有感  

2013-08-10 21:58:09|  分类: SYSU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弟子规》的篇幅比想象中短,内容却出乎意料地周全。小到衣食住行的细节,大到为人处世的态度,条条框框编织成礼教道德的经纬网,罩得人们呼吸困难,挣脱不得。这样的一部戒律为何不干脆叫《圣人规》呢?不得而知。选择的自由被纲常伦理剥夺,而人们却习以为常——真的应该这样吗?

一. 生活方式的选择

或许人的生活方式总是游移在舒适安逸和规范严谨之间。这两者本不应有绝对的正误之分,仅仅是个人选择。我和家人习惯早睡早起,凡事都特别讲究计划、规律,这让不少朋友感到震惊。他们惊叹:你家这么快的生活节奏,难道不会活得很累吗?而我则可能反问一句:你家天天熬夜又睡懒觉,事事无组织无纪律,难道不会活得很混乱吗?最终大家得出结论——自己过得顺心、开心就足够了,不必强求统一。也许这就是当下我们拥有的众多的选择权利之一吧。

然而,《弟子规》给我的印象却是过度强调一丝不苟的生活。它给广大幼儿树立了一个比较单一的生活方式的范本,几乎没有给人选择的余地。这个范本的每一个细节都板着一张老脸,像咄咄逼人的前辈,似乎一旦没有遵守哪怕一条律令,你就无法成为杰出人才。久而久之,便可能有以下几个后果:

俗话说,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弟子规》对细节的高标准严要求会让人因达不到其标准而失落、自责,纠结于细枝末节的事情而难以大步向前。试想,一个士人若因为天生手脚不够灵巧而整不好床褥,理不清衣裳,进而郁郁寡欢,苦恼不已,那他又能够放多少心思在治学治世之上,又能成为多了不起的大家呢?

进一步说,过严的标准会导致“越是标榜,越是缺失”的怪象。有些人会因为自己达不到要求,便放弃努力,眼睁睁地等待“圣人”出现。而这种等待一旦泛滥,就会形成“人人盼望出英雄,无人挺身做英雄”的现象。“圣人”意外地成为了传说,这与《弟子规》的初衷无疑背道而驰。

个人认为,最严重的后果,是剥夺了人们自由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千篇一律的价值观使社会不能容忍自由散漫,不合“伦理纲常”的任何举动。回想起胡适先生的一句话——容忍比自由更重要,强调的也许就是容纳多远价值观的重要性。不容忍的社会风气让多数人都活不出自己,过的往往是被父母,被《弟子规》,被庞大的礼教设置的生活。这样单一的轨迹,无味的轮回,谈何个性,谈何创新?

话说回来,强调自律其实没有问题,但像《弟子规》一样恨不得人人自律成圣人,既无必要,也无可能。如此看来,它实在有些好高骛远,不切实际。

二. 代际关系的选择

长辈与晚辈的关系,也可以说是游移在代际不等和代际平等之间。前者是小子侍奉老子,尊卑分明;后者是老子小子为朋友,平等交流。(代际平等这一说法,似乎是纯粹的舶来品,于我也不甚熟悉。)也无所谓对错,只是个人倾向于后者。可能因为接受了各种关于育儿、尽孝的观点,我对传统、森严、等级分明的家规孝道有些畏惧和抵触。

我并不完全否定长辈优先的原则,但反感以牺牲晚辈的健康或自由为代价来成全长辈的某些意愿的做法。最典型的例子,便是卧冰求鲤之类的愚蠢举动,和被长辈指定的婚姻或职业。长辈对晚辈的掌控欲望满足了,但晚辈满足自己心愿的权利却因为父母之命而被剥夺。《弟子规》对此并无明说,但总能感受到一种来自长辈的居高临下的压迫。

在我看来,实现代际平等并不是把两代人之间的差异一笔勾销,而是在清地知道差异的前提下,用温和的方式互相交流和学习。想起鲁迅先生在《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中所说:“觉醒的人们,应先解放了自己的孩子,自己背着因袭的重担,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此后幸福地度日,合理地做人。”这是与《弟子规》等传统礼教完全不同的思路——本位不在长,而在幼;自古强调晚辈对长辈的孝顺,这里却强调长辈对晚辈应尽的义务和背负的责任。于我,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激动信服的理论——原来孩子也有可能被真正地尊重和重视,是否如此便取决于代际关系的选择。

诚实地讲,我自认为并不是能够恪守孝道方方面面的人,但我会尽力做到尊重父母的辛劳,以换取父母相应的尊重和信任。而作为缺少兄弟姐妹的独生子女,我认为代际之间如《弟子规》中所写的一些过度的保守和恭敬,已可以被相对平等的对话所替代了。以我自己和父母的交流为证,如朋友一般的父母对我成长的巨大助推,远远超出了传统的“长辈”所能给予的“老观念”。

三. 总结

窃以为,《弟子规》可以用来让孩子了解、体会古人对自己后代的要求,但没有必要作为当今儿童的行为准则。如今我们更需要让他们拥有的,是独立的人格,自由的思想,以及自主思考的能力。他们需要学会用思辨的、智慧的头脑来解决家庭、工作中的小问题,以及国家、社会的大问题。

一味地强调那些已经落伍过时的规矩,会让陈规成为桎梏。不是全盘否定古人的纲常伦理,而是觉得今天我们完全可以有自信给年轻人更多选择的自由。如果不强迫每一个孩子都学富五车,不强迫每一个青年都胸怀大志,不强迫每一个晚辈都香火不断,那么有时仅仅是一个选择的自由,就可以改变一个受困于既定轨道的人的一生。

只求选择的自由,说来轻松,实现何其难!旧的人生道路,旧的人情世故,旧的价值观念,旧的社会风气,都在阻碍“不合常理”的选择。或许首先要纠正的,就是《弟子规》所心心念念的“欲让人皆为圣人”的观念。有甘愿成为“小草”的人,“大树”就能显得更加挺拔;有甘愿成为在路旁为英雄鼓掌的人,英雄的出现也就更加顺理成章。只求不再过被人设置的生活,只求自己走完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这也许正是众多为现实所困的年轻人内心最深处的需求。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